愤怒的小太爷

双队

【双队/天飞】同疯同疯/前世今生梗,神魔梗,雷雷雷

绝望之塔 2015ver.:

 @愤怒的小太爷 也为了我们的脑洞,填了这段第一次写的天飞,写得不好,轻拍!附带双队~

请搭配上篇一起观看:http://1742691910.lofter.com/post/1cc9de23_8ca5896

一串流水账。苦痛的日子只有病友互相拯救……虽然只是寒冬里的一根火柴……

---------------------------------------


说道韩灏为救周浩得来的玄墨神斧,它自有一段奇情渊源,这要从神官罗飞讲起。

一身玄色长衫便是神官罗飞平日打扮。

曾经叱姹一时的仙界翘楚,受到多少追捧,除妖降魔法力无边,怀有一颗普度众生之心。

百年前,却偏偏过不了自己那关,虽未着了魔道,但却被流放到了荒芜界,专司打造兵器。几百年来,负责打造除魔神斧开始,而不得不始终禁足在此,其实也是对他的一番惩罚。

神官脸色总是淡漠,跟他消瘦的仙风道骨倒也没有半点违和。

曾经风趣调笑面若桃花,被放逐到荒芜之地蛰伏,倒是旁人始料未及。

如今显少有人知道他那段不愿吐露的过往细节究竟如何,一场轩然大波被压了下去,大家只知晓现在这番光景已经是从轻发落。

如今,他好似换了一个人,不喜与外人多打交道,仙界好友也只礼尚往来,他也并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意,但就算天庭仙界,也免不了世故。大多数人并无兴趣与这个现如今变得脾气古怪、少言寡语的失宠儿牵扯过多。

曾经那些光辉,终究也不过是稍纵即逝,人也好仙也罢,记忆力多少都并不太好。

已到春日,荒芜界却没半点暖意。

“神官,你又在思念那人儿了?”

混沌神鼎中,冰火交加,千年玄铁起起伏伏,不知何时它能开口说话,并且喋喋不休。

思念?

罗飞笑笑,这岂是一个神仙该有的情怀。这把斧头越是成型,便越是口无遮拦了。

此块玄铁颇有来历。它本生于魔神殿内,当那场浩劫过后,除去魔性被带到天界。天官发现这块玄铁精妙异常,如若能够打造成兵器,不但神力无限,更有压制魔怪的奇力。不过大家都知这是桩棘手事,顺理成章丢给了罗飞。

打造神器,斗转星移,两百多年过去,玄铁依然还未到成型之刻。

却于某日午后,冷风拂面,玄铁突然开了口。

“神官……你好呀……”

神官并不诧异,吸收日月精华之物,总是更玄妙一些。只是这略显轻佻的语调,仿佛久违。

“何必多嘴。再过不多久,你便能化成一把神斧,到时就不用再留在这冷清之地。天地之大,何处不是归处。” 

罗飞轻叹,眼神游离。他明白,这不过是铜镜效应,照出自己心里的那面。能消解一时无趣也就足够,何必在意它是否真的有念想。

“那神官为何执念于我?天地之大,为何不去寻找自己的念想?我并不在意成为神斧,本就是块废铁而已,我也想自由自在,不被什么束缚,我若成了神斧一定要趋于人下,任人使唤。”

知道太多,总是不好,看得太清才知心中苦闷。每每翻涌而上,不过是徒增落寞。

他眼神恍惚,那一团光亮里,那张熟悉面孔,也许轮回千年也抹杀不掉。

“玄铁,你可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

罗飞抖了抖衣袖,席地而坐,扬起一地早已谢完的梨花瓣。

 “好呀,神官,我可喜欢听故事。”

罗飞轻笑,终于滔滔不绝。

那日相逢也是一段阴差阳错,路边茶馆,熙熙攘攘,两人落得拼桌。

”小哥,借我二两银子。“薛天摸摸口袋,面带讪笑一口热茶端在罗飞面前,春风拂面。

”二两这么多?“罗飞瞪眼,心头一紧,抄牢他怀里所有家当,统共五两,裹在油纸里头生怕被毛贼掳了。

罗飞上天之前是个散仙,独自苦心修行,两袖清风。这些也是积蓄多年,视如珍宝。

” 这个拿去抵押,跟你约在城东馆子,改日双倍奉还。在下薛天。“

这人即刻掏掏胸口摸出一块玉珏放在罗飞掌里,顺带抹了一把他的手心。罗飞一颤,那玉还带体温,但双眼老早被这宝物吸引,抬手放在光下,透亮无比。

”行……行吧。我叫罗飞。“

罗飞心想是笔好买卖可还是不舍得怀里银两,手指颤巍巍掏出二锭。薛天一见,立刻撸去,见他面色难看,又摸了一锭,趁他不备在他面颊嘬了一口。罗飞惊得后退两步差点摔座地上。薛天拍拍衣角,看着红透半边天的罗飞撂下一句:”多借一两,总得让我雇辆车回去,免得脏了我的鞋。“

笑笑盈盈招了马夫,末了还在车上抛了罗飞一个媚眼。

胸口雏鸟雀跃,罗飞不知自己着了什么道。抖索起剩下的银子在手里捯饬,心里不知怎得满是城东馆子和那人的弯眉桃花眼。

哎,孽债孽债,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罗飞叹气,不敢再往下思想。

“后来呢?“

玄铁被勾起一颗好奇心,忙不迭催促。

“后来?“

罗飞不再言语,只剩一个苦笑,整了衣袖,缓步回到自宅。

”大仙!大仙!“

玄铁只能在冰火水中一个劲叫唤,却也无能为力。可惜了神斧,自此再也没听到故事的后半段。直到百年后它终修得正身,却再也不开口与神官调笑了。

 

罗飞彼时道行浅薄,怎参得透那薛天便是魔神雏形,游历人间,吞些恶人生魂壮大自己。何况,每每约见,薛天都掩藏一番,又对他百依百顺,聊道说理,相投甚欢,便是薛天整日没个正经,罗飞也都见怪不怪。

有次在幽暗山洞,薛天强行扑倒,罗飞却也没多少挣扎。情爱流转一时,成仙成魔,都烟消云散,过后种种只要不太牵挂。薛天由得罗飞,罗飞也自有拿捏,毕竟都是活了好久,阅过无数人世劫难。

可罗飞也知他自己志在上天,不自觉中两人慢慢疏远不再沟通——断了凡念才好上天,否则天上那云可会让人摔得粉身碎骨。好像开始,便注定了结果,纵使开始不由得自己。

 

再到重逢时,两人却已是仙魔不两立,物是人非。

罗飞惋惜,红了眼,他那些笑靥都是谁教会的,又是给谁看的,他心里最清楚。却是自己放手,又能如何?

魔神殿内战了百回,天兵天将折损无数,天庭大怒。你一介妖魔,却占了人间恶魂,要我天界冥界置于何处?这不乱了纲常礼数,天地乾坤?

薛天自觉有理:我吃我的,你收你的。也不见世间善恶有半分偏颇。倒是你们这些神仙道貌岸然,有几分在意人世炎凉。

天庭不管,你若是魔,便是邪道,除之后快,天经地义。

此时罗飞,已然法力无边,天界第一神官之名也非浪得,除过多少妖魔鬼怪,十八层地狱都能一字排开。

可此时此景,他本该彻底除了这魔神,一扫天庭耻辱。

他本该,断却一切凡念——一介上仙还留凡念,岂不要遭天地耻笑。

他本该毫不听他嘴里胡说八道,挥起手中八卦剑斩妖除魔。

可光看那双弯眼,凡事都历历在目,双手就不听使唤,紧紧攥住。 

战还是要战,只怕这脚下的云要让他堕入凡间了。

水火交融,兵戎相见,跟人间的战斗没多少区别,不过是多了些刀光剑影之间的牵挂。血肉横飞也是常事,总要毁了一方,是谁,由谁来选。

薛天眯了眼说:你选了一次,这次我来选罢……

 他微微一笑,若初见之颜,一头扎向那把八卦神剑,黑烟滚滚,肉身魂魄一起灰飞烟灭,消散在魔神殿边界。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罗飞虽是胜利,但过程种种,言语动作,人人见得,天庭自然要避嫌这位与魔神牵扯不清的神仙。

他闭了眼便被打入大牢。黑洞洞中,才想起,当初那心头一紧是为何故。脸上便再没了笑。

不是他道行浅薄参不透,而是开始便乱了心智。

 

且说韩灏与周浩的孽缘也来自这百年前的仙魔之争。

韩灏本是天界战神,天生神力,刚正不阿,众人都为之最纯正气。但凡越纯之物反而越容易参入杂质,只消一点点,便能够颠倒黑白。只是他自己不知罢了。

素来能采集灵气的小仙周浩与韩灏实为同僚,旁人看似不可思议,本来也只是成仙之前相交甚好,不知何时成了你追我逐的伙伴……

“你且等等!“

周浩脚步不算利索,身上衣带绊人,只见眼前人就此没了踪影,喊破喉咙也是枉然。却谁知暮然回首,那人便在咫尺。

”怎得不跑快些!“

韩灏站定,笑意灼人,目光潋滟,周浩跟着咧嘴,一副白牙光鲜美妙。

千年道行,万年修行,抵不过这一刹一眼。

一个脚步踉跄,怎会滋生出一颗情种。两人且不知,亦不懂,但生了根发了芽。


可终究,仙魔大战,韩灏迷了心智,失了神元,几近化魔。谁料到结局竟是这般田地。

被打得身形不整,依稀之间却还忘不了那人,倘若要亡也要亡在他的手里罢。

额间冒汗,韩灏定下决心。引了一众神仙开来,只剩周浩在他跟前。

混沌之中,乌云蔽日,昏天黑地,两人再次四目相接。

周浩眼前,韩灏早已不成仙形,乌压压一片狼藉,黑暗之中却挑起他的面颊,没来由的唇齿缠绵,刹那间,动若脱兔的周浩也僵如百足之虫。唏嘘之间,却又心动情挑,或是定力不足,或是命定此劫,一颗泪珠坠入韩灏心里。最后一刻,韩灏将他体内仅存一丝神力定在周浩经脉之中,眉宇间便没了牵挂。

“莫怕,有我在。“

模模糊糊间周浩没了意识,最后飘在耳边的只此一句话。

周浩因韩灏那丝神力,天庭决议不得毁之,便被消去记忆,打成一颗魂灵,吸取天地精华,百年后才又慢慢修成肉身。待他体内那份正气滋长,却因没了思绪,更加耿直。

韩灏魂灵被困,奄奄一息,本是心无旁笃的罗飞也发了赤子之心,暗暗将韩灏魂魄从畜生道丢入人道,可惜他注定此世本该尝尽冷漠,孤独终老,不得与他人亲近,且待来世或再有修行之缘。

却谁知,一场谬误,再与周浩续了前缘,百年后两人又要用肉身再偿一次情债。

 而后种种,一派荒唐。尘埃落定,云仙子为罗飞百般求情,罗飞最后才免得剔除仙骨,发配荒芜界。

再后来,罗飞也未曾料到与他相伴多时的神斧中,藏着的便是薛天仅存的那一丝魂魄。倘若早知……又哪来那么多倘若……他只是懊恼自己,连那个人的气调都不识得,白白废了他千年的时光。

几百年光景,玄墨终成了遇魔伏魔的神鬼之器,充满戾气,暗黑无比,罗飞觉得多半也有他的几分责任,只好紧紧追随与它,只是不知何时,才能找回那人的嘴角一勾……

 

云仙子落座哀叹,神仙眷侣这词甚好,笑中带苦,满眼只看到一个个拆拆离离,不得善终。不过这天廷本就不该有凡人情谊,参不透便是劫数。周浩也罢,韩灏也罢,只是没想到罗飞也参不透。

嗟叹。

一眼一瞬一吻,铸成轮回数遍的冤孽,无法脱身。

忘了,醉了,放了,亡了……只是造孽。

造孽。

可谁又在乎?

大不了一遍遍,还这本不该开窍的情种……只消你我一个眼神,一句话,再多苦难也不过轮回一世,再会来世……

 

 

【完】


本来是给结尾撒的糖,现在……我就随便贴贴吧。

-------------------------------

“这位同学你一个人打那么多腊肠吃的完么!”

周浩一脸正色,但小眼神不停往韩灏碗里瞟。

“吃不吃得完是我的事儿。“韩灏歪了脑袋,盯着他看了几秒,”你想要?”

“要!”

“那拿你来换。”

周浩低头看看自己碗里的豆芽和大白菜,嘻嘻傻笑:

“好啊!”

韩灏把腊肠全数舀到周浩碗里。

“就这么说定了,以后腊肠都给你吃。”

“哎,同学你别走啊,我还没给你白菜呢……同学……同学你叫啥?”

看着立马转身离开的韩灏,周浩不解,平等交换,我可不是要占你便宜啊!

“二班韩灏,我刚说‘拿你来换’。三班的周浩同学。”

韩灏说罢便走路带风离开食堂。

“哦,拿我来换。”

怔了半晌,周浩突然开口:

“等等!韩灏!韩灏!什么拿我换?我就值一分腊肠嘛!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叫周浩……”

(并不是青梅竹马懒得改了)

 


评论

热度(19)

  1. 愤怒的小太爷†朽木の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