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小太爷

双队

【双队】烟;被曲老师抽烟的侧脸炸出来的超级短小精悍的一枚段子,不甜

声明:不甜不甜,我们不甜。真的很短,有感而发。


深夜,各种乱七八糟的店面的灯光越来越晃眼,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摸摸烟盒还剩小半包,继续。

韩灏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根了。上下唇一抿,吸进去,在口腔里缓缓过一圈,嘴巴微微张开,吐出来。

烟是个好东西。

周浩平时不怎么抽烟,只有对上韩灏的时候例外,没办法,韩灏这货抽得太凶,连裤子上都是烟味儿。闻他的二手烟,还不如自己跟着一块儿抽来得痛快。

隔得不远的两个人看不见彼此。

韩灏突然间想起一个特别可乐的事儿。当初周浩刚买了房请客,喝到最后就剩了他们俩。周浩那时候不抽烟,自己就一口一口往他脸上、嘴里吹,把周浩呛了个大红脸。特别好看。然后......

一张冒着烟的嘴就凑了上来,自己躲也躲不及,生生接了一口烟气,嘴对嘴的,舌头一搅就吞了下去,差点儿没呛死。周浩又碾了碾地上熄灭的烟头,剩半包留着,都成习惯了。韩灏走之后,自己不知道存了多少半包烟。

说起来,那个大烟枪上大学的时候就烟不离手,有一次站在自己背后看打游戏,一激动烟头就掉了。

正好掉到了周浩撅在凳子上的屁股中间。那天是刚训练完,他洗了澡只穿着内裤,连紧紧挤在一起的两瓣都看的出来,结果......韩灏眯着眼回忆,继续吞云吐雾。

那可能是自己有生以来跳得最高的一次,正打得高兴的时候一个火苗落在屁股上,还把裤衩烧了个洞,能不跳吗。周浩想起当年的囧样,嘴角翘了翘。话说回来,后来韩灏赔给他一条自己的,说是没穿过,切,谁知道呢......

 

染着灯火的缭绕之中,韩灏看见了周浩,一会儿抢水杯,一会儿抢装备,边吃饭边喝红牛,腮帮子都放不下了还硬往里面塞。

抽完了,再点。这次看见的会是什么呢。一瓶一瓶的啫喱?哦,是他那个头型,洗手间里的架子上都是这玩意儿,还有,铺天盖地的照片,双人的,多人的,每一张都有不动不变的两个人。

这么快又完了啊,再来,再来是......他拽住自己的手说......

韩灏猛然从烟雾中惊醒,满地的烟头散成了一片星星,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卖火柴的幻想,自己就是那个孩子,点着火做着梦。

就算有那一路闪闪发亮的烟头,也没办法指出回去的方向了。

回不去了啊。

终究是回不去了。

 

 

从今以后,两人对着彼此一闪而过的背影各自心痛心酸。

他们对自己说那份心痛与彼此无关。






谁信呢。



评论(1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