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小太爷

双队

【苏靖】脑洞段子:景琰爱的是谁

真相大白之后的夜里,白衣宗主抱着红衣太子热烘烘地挤在床边,烛火荡漾。

依稀还是多年前靖王即将离开的那个夜晚,打闹纠缠之后的两个人静静地坐着,对着彼此呼吸。林殊的下巴杵在景琰额头,彼此都硌出红印也不移动半分。

“你送的珠子,我真的很喜欢。”这是江左盟盟主梅长苏。

“我不要珠子了。景琰你也别去了行不行?”这是少年林殊。

景琰眯着红肿的眼睛,靠在貂裘环绕的单薄的怀抱之中已然恍惚。

而梅长苏又何尝不是。

“景琰。”怀里的人呼吸渐稳,安心地快要睡着,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且作回应。

“你说,你心里的人究竟是林殊还是梅长苏?”又或者说你也分不清,索性

没想过。

景琰沉默良久。久到梅长苏以为他已经睡着,以为他永远想不出答案。

于是伸手摸摸他的后背作为抚慰:算了,不答也罢。但贴着胸前的那张脸却明显地炽热起来,灼灼地烧着心口。

紧接着景琰一个转头,将自己埋到梅长苏颈间的毛皮上闷声回了一句:“是你。”

梅长苏,林殊,你是谁我心里就是谁。


“诶!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儿?”梅长苏突然惊起倒吓了景琰一跳。

“我去找大夫。”

身边的人表情马上紧张起来:“可是哪里不舒服了?我,我刚刚是不是压到你哪里了?”

宗主强压着下摆一脸严正:“我去问问大夫,我能不能行房。”

评论(26)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