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小太爷

双队

【双队】【三队】《有丝分裂》;丧心病狂的灵异段子!强行HE;3P慎戳慎戳慎戳

声明:非原著;OOC;灵异故事一发;我爱浩浩所以强行HE。

梗都来自和 @朽木之塔 2013ver. 的脑洞嘿咻这个故事有一半是你哒(逃避责任)!甜甜的天飞片段送给 @李大桥 GN的生贺,估计等不到官方发糖惹QvQ糙是糙,不要嫌弃!

总之,这是一个被最近井喷式的刀子和玻璃渣炸出来的灵异故事。

食用愉快~

韩灏突然觉得有点儿闷。

这股闷好像来自后脑勺,感觉被人鼻子朝下按进羽绒被一样,强迫性地呼吸困难。

轻手轻脚地把怀里的周浩挪出去,起身去洗把脸。

午夜的秒针“咔”地点到了12的位置。

厕所灯暗了。

韩灏一边擦脸一边盯着镜子,感觉一只婴儿的手肘缓缓摩擦过他的手臂,越来越温热,越来越长,似乎筋脉在渐渐长出来,倏倏地带着血流的声响。

沉重的呼吸背对着自己响起,那呼吸声像极了自己,但绝不是他自己的,在寂静的夜里震得脑仁微微发麻。

韩灏愣住了。全身无力。一阵缓慢的痛感从后脑传来,他听到皮肉拉扯的带着弹性的声音,让时间都被无限制地拉长。

紧接着就是清脆的撕裂声......

内裤被生生撕裂成了两半。

 

“啊!”

“韩灏!”被一串惨叫声喊醒的周浩一个鲤鱼打挺下了床,摸到了枪直奔厕所。

厕所灯光下,背对着他,活生生站着两个人。两人背后血肉淋漓撕裂程度不同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一条破碎的裤衩尸体散落在地上。

转过头来的,是两个韩灏。周浩揉了揉眼,不是镜子啊,怎么有两个呢?

 

“浩浩,是我。”

“浩浩,是我。”

两个一模一样的声音同时响起,并以相同的速度向着周浩靠近。

周浩说话都抖起来了:“你你你你你们别过来啊!我有枪!”

一个韩灏轻蔑地笑笑:“没弹夹。你那点儿小心思就别装了。”

周浩眯着眼睛在厕所扫了一圈,把枪往地上一放,神速抄起了马桶戳子指着那两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类韩灏体:“那也别过来!”

“我是韩灏。我真是韩灏。”

“你你你你怎么证明!”

“你大腿根有颗痣。”

周浩脸上一红:“这个......这个万一是体检的时候被看见了呢!不算!”

两个韩灏同时皱眉:“你让医生检查过大腿根?!”

“没有!你......你们别想诬陷我,呸,继续证明!”

“你喜欢螺纹儿的”“没错还有巧克力味儿。上次买的那个就不错。”“诶我也觉着挺好。”

周浩迷迷糊糊地看着两个韩灏像哥们儿一样一点儿都不害臊地谈论着彼此(其实就是一个人)的性生活,越说越亢奋,没一会两杆枪就直挺挺地指向了自己。

“打住!”

 

灏浩家庭会议在客厅召开。

与会者,被迫按着胯下的黑裤头韩灏(以下简称黑韩灏)、白裤头韩灏(以下简称白韩灏)以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周浩。

“你说你是抽什么风才能把自己抽成这样。”本来没睡醒、一吓更迷糊的周浩嘟嘟囔囔的,长长的打了个哈欠。“作妖啊。”

“要不你先睡,咱们明天再讨论。”白韩灏心疼地揽过周浩的肩膀往自己怀里带,黑韩灏作势抱住周浩的小腿,两个人角力一般各自使劲儿。

“你俩也想把我扯成两个啊!撒手!”周浩终于算是醒透了,起床气也跟着涌了上来。

 

“你!”周浩翘着嘴巴一脸威严地指指黑韩灏:“说怎么回事儿!坦白从宽!”

黑韩灏老老实实地坐下,手还按在两腿之间:“我半夜起来上厕所,这个东西就从我身上扯下来了。”“那这么说,你才是真正的韩灏。”“浩浩英明。”周浩心里微微泛甜,韩灏从来没正儿八经地夸他。

嗯?夸他?

“不对!你是假的!韩灏从来不夸我英明!”说着嗖嗖地撤向白韩灏一边。

“我才是真的,咱们过的每一天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白韩灏未战而胜,难免得意过头。

周浩眉毛一皱:“那你说咱俩第一次亲密接触是什么时候?”

黑韩灏想了想问:“多亲密?零距离还是负距离?”

果然,论耍流氓,周浩永远耍不过韩灏。

“哎呀算了算了!我明天问问梁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俩今天统统睡客厅!”周浩一万分地心烦气躁,这种生物学未解之谜还是不要纠结了,兴许睡一觉两个人就又合二为一了呢。锁了卧室的门翻身上床。

 

黑白韩灏面面相觑。周浩明显不高兴了。

“怎么办?”“我猜你跟我想的一样。”“那就看谁快。”话音儿还在空气里飘着,两道闪电就直冲向厨房。

话说夫夫二人经常吵吵小架,韩灏被锁卧室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干脆藏了把钥匙在厨房碗柜里,以备不时之需;这件事儿周浩是知道的,甚至是默许的。这就叫情趣。但没想到从韩灏身上分裂下来的白韩灏不仅复制了了本体外形,还拷贝了全部记忆和情感,俨然又是一个浩浩控。现在两个韩灏都很鸡动,都很想做点儿什么安慰一下周浩受伤的心灵。

当然,还要比一比谁做得更好。

黑韩灏白韩灏,能满足周浩的才是好韩灏。

 

自己跟自己比赛,根本就分不了输赢。两个人轻轻转开门把手,一个缩写的周浩团在被子下面不安地翻着身,明显处于半睡不睡的状态。

周浩神经再大条遇到这种事也会睡不着,窝在床上习惯性地数韩灏:“一个韩灏,两个韩灏......哎呀我去!”大动静地翻个身,越数越烦。

卧室门口有动静,不知道是哪个韩灏进来了,钥匙藏得那么隐秘,估计是真的。

果然,背后的床垫一陷,一双熟悉的带着茧的手探进了睡衣,捏了捏肚皮上的小赘肉就向上游走,停在已经硬起来的乳尖上点了两下,平时亲密的小动作一步不错。周浩很满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踏实下来,终于闭上双眼,往身后的怀抱靠了靠。一双干燥火热的嘴唇稳稳地亲吻着他的下巴和鼻尖,都是周浩平时喜欢的地方,他觉得甜。

不对啊。周浩一激灵。

人在自己背后还能亲得这么正,韩灏脖子哪有这么长!

“我擦!韩灏!两个韩灏!”周浩梦中惊坐起,坚决不问客从何处来。“都都都滚出去!”

四只手牢牢地把周浩按回床上。

“你们想干嘛!?”

两个韩灏默契地对视一眼:“想!”一把掀翻周浩。


http://www.jianshu.com/p/77ff0be5cd47


“没事吧?”两个韩灏一人握着一瓣屁股,检查里面的小花。“没出血,有点儿红。”

黑韩灏扣住已经睡着的浩浩的耳朵冲着白韩灏低吼:“你怎么就那么心急!”

白韩灏也急了:“你他妈都爽成那样了还不许我进!”

黑韩灏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出来单挑!”

两个韩灏一出卧室就在客厅扭打起来。刚才消耗了不少体力,打着打着累了,并排躺在地上一替一口地抽着烟。

“自从浩浩跟咱们在一起,瘦了不少。”是分裂出来的白韩灏在说话。

本体韩灏从对方手上接过烟:“我知道为什么。你当然也知道。”

直到一支烟抽完,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白韩灏突然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侧过脸看看黑韩灏,果然在同样的位置浮起一个没那么明显的巴掌印。黑韩灏眼神一凛,在另一边脸上给自己也甩了个巴掌。一个严重程度相同的印子出现在白韩灏脸上。

“决定了?”

“赌一把。”

 

第二天早上六点一到,韩灏就给薛天打了电话。

“又去哪儿接你?”

“不用了。罗飞在你旁边儿吧,让他接电话。”

“他一接咱俩的事儿不就露馅儿了!”薛天皱了皱眉,韩灏是怎么了?

罗飞听见电话响就醒了,迷蒙着眼把脑袋从被子里露出来:“谁这么早?”

“找你的。”

“找我的怎么打到你......”

电话那边的韩灏不知说了什么,罗飞惊醒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盗铃之速穿好了衣服飞奔出门。

“诶!罗警官你跑慢点儿!我手机!”

 

一觉醒来的周浩揉着酸痛的腰,惊讶地发现韩灏又变成了一个。昨天一定是场梦。周浩红了脸,这梦做的太没羞没臊。

 

当天上午,韩灏投案自首。

两周后的庭审结果为无期徒刑。

一个月后周浩被一队成员发现与神秘男友手牵手逛街,并且其男友长得很像已经蹲进去的韩灏,引起一队的普遍感叹。

半年后,韩灏与某犯人起了冲突,混乱中被锈铁钉钉到心、肺等重要脏器,抢救无效死亡。

当天正在签领养协议的周浩男友因突发性内脏出血住院,经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

尾巴:感谢同好们的支持!强行HE,强得都有点儿不要脸。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233333333

评论(5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