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小太爷

双队

【双队】【天飞】国庆点心一发完结,受沙滩启发,没情节糙极了

声明:非原著;人设沿用电视剧;泳裤梗来自妹子给我看的一个动漫但没记名字;我爱二队所以......唉




“这么好的天儿别老躺着!游泳去游泳去!”周浩站在韩灏脑袋边,看着那一片蔚蓝的大海馋得不行。


“你先去。”韩灏眯着眼睛躺在沙滩上假装看风景。


哪有什么风景,也就是耳边一条沙滩裤的裤管而已。


“韩灏,你是怕你那狗刨拿不出手吧!”周浩蹲下身龇着牙望着韩灏,继续挑衅。“我们都是同志,我不会嘲笑你的。”其实他自己的游泳就是韩灏教的,韩灏的是狗刨,那自己最多就是小奶狗刨。


韩灏仍旧雷打不动。


不为别的,攻的威严还是得拿出来。身为一个合格的爷们儿,忍耐力很重要,有别人在旁边的鸳鸳戏水虽说刺激,但也能不太急色了不是。


 


韩灏这么安慰着自己,一眼一眼砍着躺在自己旁边儿晒太阳的薛天:你哄客户那些眼力价儿都哪儿去了!被罗飞吃了吗!


 他不知道旁边那位此时与自己心有灵犀。


罗飞就穿着平时的衣服躺在不远的沙滩椅上背对着薛天凹造型,一个大写的热气腾腾的S。全体海鲜加一块儿也没有他够味儿。薛天也在着急上火,心里蛋紧地说着:“快走快走”,表面上还得装作我不急啊我一点儿都不急,谁说我急我就跟谁急的淡定样子。


两个自以为无比爷们儿的人在这里强忍着,看谁先把自己烧死。


 


周浩看了一会儿两个挺尸的人,麻利儿地把沙滩裤一脱糊在韩灏脸上,露出早就穿好的紧身泳裤咔咔地向海水跑去,捎带着撩了韩灏一身沙子。


牢牢盯着泳裤的韩灏眼睛里小火苗儿一蹿一蹿,眉毛都快烧成碳了。


“腿不错啊,”薛天望着那喷气飞机一般的背影,及时浇了一勺油。”够......噗!呸!韩灏你多大了还玩儿这一招!多牙碜!”


韩灏面无表情地拍拍手上的沙,一副你也不能把我怎么着的样子。


 


薛天在吐沙子的档口回头一看罗飞,造型都快凹硬了。僵硬的硬。


得嘞,还有什么可装的,赶快给人松松筋骨去,再这么僵着晚上什么都别想干了。


“你自个跟这玩儿吧!韩三岁!”


 


薛天前脚刚走,韩灏后脚就起来了。一溜悄无声息的小跑,猛地扑向了正在海水里撒欢儿的周浩,两个人在清凉的海水中纠缠在一起互相绊腿翻跟头,收不住的笑像一个接一个的石头子儿洒在海面上,还挺有力量。薛天听见震天响的笑声,一回头就被扑腾在水里的同色系泳裤闪瞎了眼。


秀吧,到了正剧有你们哭的时候。


 


罗飞正在假装正经地闭目养神,突然感觉一阵呼吸声在背后响起,一只手在自己脚腕的红绳上一点,沿着小腿点了两下,紧接着是膝盖、大腿......


“有事儿?”


薛天的手刚好停在大腿根儿上,干脆就把整只手撂上面了。手掌的温度隔着一层层的布料在罗飞腿根烙下一片薄薄的汗。


“没什么别的,就量量你腿有多长。”


罗飞眼都没睁,半慵懒半僵硬地翻了个身,一个正面的S呈现在薛天眼前。


“比贝宝长,比文姗姗长。比方若青还差一点儿。诶!”一把握住踢过来的脚踝,嘴上还在作死:“谋杀亲夫啊!”“你最多算张银行卡。”


低音炮在罗飞耳边炸出一朵小小的蘑菇云:“别老这么侧着了,你不累啊?来让银行卡帮你换个姿势。”




于是罗飞身下多了一张垫子,薛天身上多了一张罗飞牌儿肉毯,全世界仅此两件,绝对的限量版。


“穿这么多,不热?”脱了吧,我帮你。


下午五点的风徐徐地吹着,整个人舒展地平铺在薛天身上,还有一双手按揉着自己因凹造型而僵硬的脖颈和两肩。这日子不能再舒服。


“都十月份了,海风一吹,哪儿还热。”


薛天下巴抵在罗飞头顶,一双手渐渐下移:“你不觉得哪儿都热么,罗警官?”


 


天气真好。


气氛真好。


如果每天都这么过,我就知道为什么皇帝们都想长生不老了。


 


“有本事你就出来!哈哈哈哈!”


啧,天飞同时皱眉。刚感叹完生活美好,海里那一对就开始煞气氛。


周浩上了岸,手里提着韩灏的泳裤上下晃悠,钓鱼式地引逗着蹲在水里的韩灏。水里那位的脸色都已经和大海的没什么区别,颜色翠极了。要不是韩灏毛发茂盛,压根儿就看不出来海上还游着个人。


 


刚才两个人闹着闹着,周浩的手就缠上了韩灏的腰。琢琢磨磨地想摸点儿什么又不敢下手的样子让韩灏忍不住捞过人来就啃,咸是咸了点儿,老夫老夫的谁还嫌弃谁。


清凉的海水中,肌肤相亲的触觉更加炽热。让韩灏突然想到一个词。冰火九重天。


宽松的泳裤突然紧了一点儿。


“那个,别别闹了,再游会儿。”周浩好不容易从韩灏怀里挣出去,脸被太阳映得通红,手还停在韩灏腰上。声音带着点儿喘:“比赛啊!看谁憋气时间长!”


“赢了有什么好处?”


“谁赢谁请晚饭!”这个算盘打得精明,这是打定自己赢不了。


“薛天请客。”


“薛天请啊,吃什么?”周浩才知道,不由得眼里放光。薛天可是真正的壕。


“海鲜吧。”


韩灏转眼看看沙滩椅上整整齐齐叠放在一起的两个人,感叹一声真不嫌热。


“那比什么?”


韩灏怎么能轻易就放过这么好个机会:“我赢了的话就今晚三次。”“那我赢了呢!”“那就一次。”周浩眼珠转了转仔细想了想,好像自己占不了便宜也不吃什么亏啊,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成交!”


“预备......”


说时迟那时快,韩灏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入水的同时感觉下体一凉,有什么东西顺着双腿就滑了出去。


是泳裤。


周浩早在摸他腰的时候就把泳裤的带子抽了,一直帮他提着,一松手就容易掉;虽然韩灏已经尽量让裤子紧了起来,但没料到自己那个猛子实在是太猛,腰部以下刚一进水面,泳裤就利利索索地沿着腿部线条脱离了身体,被周浩一把捞起带上了岸。


 


“让你抢我案子!让你不给我充点儿卡!让你欺负我!该!哈哈哈哈哈哈韩灏你也有今天!”韩灏看着叉着腰翘着腚嘚瑟的周浩,一股火气涌上裤头曾经包裹的那个部位。


 


从周浩上岸就一直看热闹的罗飞和薛天笑得快抽过去了。


就在此时,前一秒还蹲在水里的韩灏瞅准了四下没人,下一秒就火箭一样给周浩来了个赤裸裸的发射,惊涛骇浪地把周浩拍倒在沙滩上;第一件事不是抢回自己的裤衩,而是手脚并用地压制住周浩开始扒,一边儿扒一边儿在周浩腰间腋下挠痒痒。


一具赤裸和一具几近赤裸的身体就在带点儿炽热感觉的沙滩上纠缠起来。


 “咳咳。”飞天二人心照不宣地咳嗽两声。


罗飞教授脸已经撇回来了,眼神儿却继续停留在沙滩上,同时对眼前的事做了较为中肯的评价:“白日宣淫。”


“真羞耻。我得去劝劝他们。”薛天怀里抱着罗飞,脑袋还望着两具纠缠的身体。罗飞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白了他一眼,“那你也得先把头回过来。”


 


周浩和韩灏已经打打闹闹地穿好了裤子,沿着海水和沙滩交界的地方互相追逐。


傍晚的阳光洒在海面上,像冬天的玻璃呵了一层橙色的暖气,朦朦胧胧的。一层潮水退去,一层又紧跟着温柔地打上来,越涨越高,渐渐从脚背冲刷到脚踝,两个人也越跑越快,痛快的笑声混着潮水的涨落,有点儿远,有点儿飘。


罗飞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和一睡不起的冲动。抱着罗飞的人也是。


薛天的手已经缓缓摸到了罗飞身上某个坚硬的部分,罗飞一激灵,机警地睁开了眼。


“这是给谁准备的?”手里摩挲着那个坚硬的物体,薛天话音里有笑意,表情却很复杂。


“你知道。”罗飞清醒了一下就从薛天身上直起身,探头寻找二人在斜阳照射下模糊的、融合成了一个的身影。


“国庆呢,你就不能给自己放个假。”薛天抽出罗飞腰间隐藏的手铐和警官证,扔到椅子下。


“捡起来给我。他们两个呢?”两个人影都不见了。罗飞语气里带了焦急。


 


薛天猛地把罗飞拽进自己怀里紧紧按住,不再让他抬头。




他们不过是跑远了,会回来的。




End



评论(32)

热度(69)

  1. 篱笙陌愤怒的小太爷 转载了此文字
    (。ò ∀ ó。)